探长热线

188-2022-5007

侦探事务所: 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 !
调查取证
联系我们

全国免费咨询电话:

地  址: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中海大厦

电  话:188-2022-5007

传  真:

邮  箱:

调查事务所

深圳侦探 > 深圳侦探 > 调查事务所 >

深圳婚外情调查|我狠狠的报复了那个已婚男。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21-11-23

深圳婚外情调查|我狠狠的报复了那个已婚男。
很小的时候,我就是个颜控。
 
我喜欢长得好看的男人,刚开始是影视剧里的男明星,从苏有朋黄晓明到霍建华,都曾经被我暗恋过。
 
我是个留守的孩子,爸爸妈妈在上海打工,我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。

 

都说不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孩子早熟,上小学的时候,小伙伴们喜欢扎堆玩,我却经常独来独往。

 
12岁那年,听说爸爸在外面和别人好上了,妈妈和他闹离婚,两人始终没有谈妥关于我的抚养权的问题,最终上了法庭。
 
当法官问我愿意跟着爸爸,还是愿意跟着妈妈时,我倔强的冷冷的说了一句,我谁都不要。
 

爸爸红了眼圈,妈妈流了泪,我却一点都不伤心。

 

原本,他们就不属于我。

 
最终,我被判给了爸爸。
 
他那时候已经考虑再婚了,没精力照顾我,我还是过着和以前同样的生活,仍然是一个有爸有妈却仿佛没人要的孩子。
 
只不过,同学们看我的眼光有了变化,里面有着同情,可怜,从此,我变得更加自闭和自卑了。
 
那些年,我的生活,一片灰暗。
 
唐明远的到来,给我的生活注入了颜色。
 

02

 
那一年我上高二,17岁,文理分科后,我从二班去了六班,他是我们的班主任,刚大学毕业分到了我们学校,教我们英语。
 
他的个子很高,一米八三,总是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衬衣,当他第一次站在讲台上的时候,我就被他的眼神击中。
 
他从来不会训人,对每一个学生,都会温和的讲话。他会笑眯眯的看着你,眼神里充满了鼓励。
 
他的嗓音充满磁性。课下,他说着标准的普通话,课上,他讲一口流利的英语。
 

为了能接近他,和他尽可能的多说话,原本学习成绩很一般的我,变得异常努力。

 

所有的课外时间,我都用来学习。尤其是英语,在很短的时间内,我从班级20名,飞速进步,考了第5名。
 
为此,爸爸妈妈都给我发了大大的红包,第一次说出了引我为傲的话。
 

可是,我根本不在意他们的钱,更不在意他们的看法,我这么做,都是为了唐明远。

 

为了让他能够注意到我。

 
我喜欢听他说的每一句话。
 
其实喜欢他的女生何止我一个,不仅仅是我们班上的女生,其他班上的女生也常常拿着英语书来问问题。
 

英语也实在没有什么好问的,只不过都是一些发音的问题,语法的问题。

 

还不是因为他长的太帅了,脾气太好了。
 
我经常会望着他的背影愣神,也不敢去他的办公室问问题。
 

只是用一种近似很笨的办法来接近他,我拼命的努力努力再努力,变成他眼中的好学生。

 

果然,他上课提问我的次数赠加了。他叫着我的名字,当我慌乱的站起来时,却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 

即使我回答不出他的提问,他还是会温和的让我坐下,课后,会耐心的再给我讲解。

 

他真的是一个好老师。

 

03

 
爸爸和妈妈他们每月会固定给我五百块钱生活费,我克扣了饭钱,也很少再去买零食,每个月只花一半,其他的攒起来,买了漂亮衣服,还买了一些化妆品,口红。
 

宿舍没人的时候,我会偷偷的给自己化个妆,然后再擦去。

 

对着镜子,我常常发呆,不知道什么时候,能化给他看。

 

终于等到了暑假,那一年,他住在学校提供的老师宿舍里,没有回家,说是在准备考研。

 

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。

 

那一天,我穿着漂亮衣服,化了妆,骑着单车去了学校,找到他。

 
“姚小洛,放暑假了呀,你怎么还来学校呢?”
 
看到我,他很奇怪,笑咪咪的看着我。
 

“我在网上买了东西,让他们送到学校里来。还要麻烦您帮我收转。”

 

“为什么不让送到家里去呢?”

 

“奶奶不让我在网上买东西。”

 

这个借口如此牵强,他居然信了。

 

“好的我替你收,姚小洛,你先回家吧。”

 

我回了家。

 

爸爸妈妈给我转的钱派上了大用处,我经常网购,学习资料,袜子,指甲刀,耳机,书,杯子~我频繁的下单购物,不管自己是否需要,只是为了去学校。

 

那段时间,我对他们异常的热情,经常主动给他们打电话,说好听话哄他们,只是想让他们多给我一些钱。

 

我承认自己不是个好女孩,耍心眼。但是他们也得到了开心,不是吗?

 

我让快递小哥把东西寄到了班级里,让唐明远他这个班主任代为签收。

 
如果是其他的老师,这种事情,早拒绝了,可他是热情的唐明远,面对学生的要求,他常说的是“Yes”,而不是“No”。
 
而我买的最多的东西就是书。
 
有时候,唐明远看到了,每次都会夸我:“小洛,真是个爱学习的好学生,上次买的书看完了吗?”
 
我总是说:看完了看完了。
 
其实,我根本翻都没有翻,有的,连快递的包装都没有撕。
 
我只是想找个借口能见到他,听他喊我的名字,对着我笑,和我说话。
 
无论他说什么,我都喜欢听。
 

04

 
那段时间,我经常去学校,骑着单车,刚开始,我只是拿快递,带着英语书,顺便再问他关于英语方面的一些问题。
 
后来,语文,历史,政治,我什么都问他,他无所不通,什么样的问题,不管是哪个学科的,他都懂。
 
刚开始,我也只是问他问题,在他的宿舍里坐一会。
 
回家的路上,我会买一些菜,学着做饭。
 
那段时间,奶奶不停的夸我懂事,我和爸爸妈妈联系的也频繁了起来,以前,我对他们总是爱搭不理的。
 
每天去学校的时候,我都会骑着电单车,一路哼着歌,兴高采烈的。
 
我把自己刚学会的几样菜在家做好,放在保温筒时,带给他吃。
 

刚开始他很不好意思,一直说不用了不用了,可是我每次去的时候都执意要带。

 

他看我的眼神,越来越温柔。

 
我习惯了去他的宿舍,刚开始是隔天去一次,后来是每天都去。我会逗留一会,然后离开。
 
有一天,下了大雨,我穿上了雨披,还想要骑着车去学校,被奶奶死活给拦了下来,她说我像中了邪一样。
 
那一天,我呆呆的躺在床上,想着他。
 
后来,我拿起了一本汪国真的诗集,读着读着,流了泪。
 
“一个眼神/便足以让心海/掠过飓风。在贫瘠的土地上/更深地懂得风景。一次远行/便足以憔悴了一颗/羸弱的心。每望一眼/秋水微澜/便恨不得/泪水盈盈。
 

这首诗,像一把弓箭,射穿了我的心。

 

 

05

         
第二天,我快到学校的时候,远远的,就看到他在路边站着。
 

我到了他面前,他一直看着我,喊了一声:姚小洛。

 

他的眼睛里,闪着亮光。

 
我没有回答,眼睛迎向了他的目光,他看着我,我也看着他。
 
他接过了我的电单车,只说了一句,来,我带着你。
 
他骑着我的电单车,我坐在了他的后面,搂着他的腰,微风轻轻的吹着,知了在树上肆意的叫着,那个炎热的夏天,我的心和天气一样的炽热。
 
路上,谁都没有说话。
 
一直到了郊外,到了一条无人的小河边,他停下了,我从车上下来。他把车子放好,往前走去。
 

我在后面喊了他一声:“唐明远。”

 

那是我第一次叫他的名字,而不是唐老师。

 
他扭过头,笑着说了我一句:“姚小洛,你太大胆了。”
 

“我就叫你的名字。”

 

实际上,他也只是比我大了5岁。

 

他的眼神里没有一丝蕴意,只有如水的温柔,他站在那里,看着我。

 

我跑了过去,一下扑在了他的怀里。
 
这个场景,我已经在那一年的所有夜晚里,演练过无数次。
 
他叫着我的名字,让我松手。
 
我说了一句“偏不”,再也不吭声,把头埋在他的怀里,感受着他的气息。
 
他低下了头,两只手从我的手上挪开,抚摸着我的后背,双手也抱紧了我,我被他有力的双臂勒的快要窒息了。
 
我想要嵌入到他的骨头里,把自己刻在他的心上。
 
后来,他亲了我,一声声的叫着我的名字,我们滚进了旁边无人的绿木丛中,在那里,他仿佛要把我揉碎一般,用力的撕扯着我的衣服。我在他火热的身体里,幻化成了一缕飞烟。
 
 

06

 
爱情能让人着魔。
 
第二天我们又来了这个地方约会。
 
接连的那一周,每天,我都会来这个小河边和他约会。
 
那美妙无比的性爱,让我和他都欲罢不能。
 
这种情形,一直维持到开学。
 
在课堂上,我看他的眼神炽热无比,而他却总是躲开。
 
他课上仍然当着他的老师,课下准备着他的研究生考试。
 
表面上的我,依然是那个努力学习的好学生。
 
我的成绩,却出现了严重的下滑,我无心学习了,我看起来很努力,实际上,什么都学不进去。
 
我满脑子都在想着唐明远,想他把我抱在怀里的情形,想他亲我时的样子。
 

我就像是一个犯了花痴病的女人,无药可治了。

 

我们的约会,改在了周末。每次见面,他比我更疯狂。

 

我疏忽了自己身体上的变化,只是贪婪的享受着他的亲热与温存。

 

我吃饭越来越没胃口,一直想呕吐,越来越瘦,两个月的时间,我瘦了将近20斤,什么都吃不下。

 

我也早就忘记了生理期这回事。

 

奶奶一直说要带着我去医院,我死活不去,一直拖延,拖延到后面再也掩饰不住。

 

一次校长巡查教室时,我真的忍不住,在教室里狂呕不止,实际上什么也没吐出来。

 

校长是个四十多岁威严的中年妇女。

 

她先是让校医给我看病,诊脉。

 

后来,我被她叫到了办公室。  

 

她一直不停的问,我的肚子是怎么回事,要我说清楚。

深圳婚外情调查
那时候,学校里已经有了唐明远和我的风言风语。

上一篇:深圳重婚罪取证 公司命名方式

下一篇:没有了

地址: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中海大厦 电话:188-2022-5007

Copyright © 深圳侦探事务所 2002-2020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深圳侦探